鸢酱

如何饲养一只冬坨5

表示十分抱歉一直没更新(⊙_⊙)
真的不是死了,只是比较忙orz
毛病就是码字完就懒得捉虫然而……强迫症发出去以后看到虫真的好崩溃所以一直拖着了。
嗯repo什么的现在解剖了一只盾坨和一只艾莎然而还没有整理图片修图什么的,等吾辈……慢慢来。感谢还没有认为我死了还催我的小伙伴嗯。
本章终于出现盾坨了嗷,文风突变但是我懒得调了orz
下一章的预告是:
论一只盾坨如何报复试图抢他坨cp的正常版本盾
Ch5
  真·五短团子·冬坨在没有任务没有长官坨的日子里过得很迷惑。
  先不提外面一大圈吓死人的大个子生物,比如大胸金毛、大黑猫、不一定大但一定肥的鸟……没错,身为一只冬坨而不是口巴口即坨,冬坨有充分的理由来嘲讽一只肥啾。再不提没有专属安全屋没有专属小弟团队,武器还用得差不多了,遇到试图攻击他但是感觉没什么实质性杀气的黑鸟只能用机械臂威胁一下。
  然而,最令九头蛇第一武器坨尴尬的是,他无坚不摧坨见坨毁的金属手每一次遇到大金毛就像故障了一样,似乎动力源都不见了,挥出去的拳就像在开玩笑,然后每一次大金毛毫发无损地“扭曲”微笑着说:“bucky,我很感动!你是在担心我吗!”然后就开始使劲地揉他,还不停地喊着什么“bucky主动摸我了!是温柔的抚摸!”
  Shit!蠢金毛你知不知道你的手劲很大啊!坨都要被你揉散了!冬坨虚弱地叫了两声“hydra!”,没有得到任何回应,气愤地拿小爪爪锤Steve鼻梁,然后又收获了在Natasha“冬兵是想揍你吧”的嘲讽中来自美国甜心的热情“拥抱”。
  被Steve的胸埋到看不到坨影的冬坨少有地产生了抑郁的感情——他讨厌世界上所有的大胸!特别是被埋住了还不能拿蝎式冲锋枪出来扫射的大胸!
  而另一方面,这种在冬坨看来诡异非常的生活在Steve眼中简直可以说是幸福的。
  想想看,每一个早晨清醒时感受到的不是与时代格格不入的空虚感,而是因为有一只冬坨需要照顾的带有一丝甜蜜的紧张感——如果因为起的太晚而导致冬坨饿到了或者是sam他们趁他不在强行骚扰冬坨——仅仅是想想Steve都要为那种混乱头疼。
  然后在Steve(强行)喂饱了冬坨以后,一人一坨就可以很悠哉的去看望冷冻仓里的bucky,Steve要么在冬坨眼前对着bucky叨逼叨要么就是在bucky眼前对着冬坨叨逼叨,但最后都会以冬坨愤怒地掏出mini枪四处扫射结束。
  食宿规律的Steve带着炸毛的冬坨出现时,正好赶上午饭,一般会出来觅食的team cap众人纷纷现身围观,不知道是不是Steve的错觉,连本应该忙得要死的黑豹都日常现身食堂。
  再一次的,Steve冷酷地拒绝了sam“哦~~就让我揉揉他不会把他弄痛的你一定要相信我啊cap”这样无理的要求,无视了natasha和clint特工二人组诡异的眼神,友善地对非常有分寸从不强人所难的好孩子wanda点头微笑,最后对一脸正经坐在桌边的黑豹说:“午好,陛下。”
  T’challa也很有礼貌地问好,在Steve不开心的眼神中专心盯着缩在Steve胸口口袋中的一小团。
  Steve:……虽然知道你不是在看我但还是感觉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
  冬坨在Steve伸手把他掏出来之前就从口袋里冒出头,然后轻而易举的从Steve的胸口跳到了饭桌上,完美地落到了一堆乱七八糟的盘子叉子中。
  Steve:……no!Bucky你不能往餐具里跳!
  冬坨理解了大金毛的意思但是无视之,趴到自己的专属小盘子旁边开始喝牛奶。
  在sam“wow~~~”的呼声中Steve开始用自己最快的速度补充能量,同时还不停地往冬坨的盘子里加牛奶。
  T’challa没有像往常一样默默观察到Steve走掉,而是在Steve第五次给冬坨填满了牛奶后说了一句:“他只喝牛奶吗?我的科学家们说他也可以吃别的,和我们没有差别。”
  Steve百忙之中腾出空来,继续盯着冬坨对黑豹说:“但是bucky只喝牛奶啊,我有给他面包片但是他把面包撕了搭了个小碉堡……”
  “cap!一定是你给他的食物吸引力不够!来试试这个吧!”全程暗中观察的sam不等Steve有什么反应就把一整个烤鸡翅丢在了冬坨旁边。
  受惊导致差点被吸管弄伤的冬坨:……
  用看sb一样看着(把比冬坨大两圈的鸡翅往他身上砸的)猎鹰的其他人:……
  即担心冬坨又担心自己控制不住去揍了自己的队友的Steve:……
  “嘿!你不觉得肉更好吃吗?!有个叫Thor 的金发大个子就超级喜欢吃炸鸡的。”sam和冬坨大眼瞪小眼。
  “……sam!不要随便拿乱七八糟的东西给bucky吃!”Steve强忍着攻击自己的猪队友的冲动,然后就看到冬坨飞快地拿起来什么东西对着猎鹰丢过去,“nooo!bucky他不是故意的!”
  这次的午饭在冬坨把桌上所有的鸡翅都丢在了sam身上后结束。
  一身狼藉的猎鹰冷漠脸看着Steve离去的背影,对一旁看戏很久的clint说:“没想到他是这样的美国队长。”
  Clint耸肩:“兄弟,美国队长也是有私心的对吧?”
  Sam继续保持冷漠.jpg:“不,我是说,原来cap是个有着少女心的金发大胸。”
  “……tony一定会认同你的,你们可以好好交流。”clint无奈。
  Natasha经过两只同属性鸟类,拉走了clint,同时轻飘飘地丢下一句话:“你们不觉得那个团子是不敢吃你丢的东西,而不是不能吃吗?Hydra是不会那么好心地让武器吃好喝好的吧。”
  Sam:……woc你一说感觉我的良心好痛。
  Wanda:“我和哥哥在九头蛇的时候,食物是没什么选择的呢,不过我们不用出去,要出去做任务的话一定得做点什么让他不要被外面比较美好的东西吸引吧。”
  Sam:……别这样,我感觉我的良心痛到要爆炸了。
  平时没心没肺的蚁人:听了两句的我也感觉心好痛。
  另一边。
  在Steve的日常中,既然已经补充了能量,就是时候去进行一些锻炼,当然现在可不会把瓦坎达的沙袋储量清空,只是保持愉悦地进行训练罢了。
  此时冬坨就会嫌弃地离开会运动出一身汗的Steve,趴在不远处整理自己新补充的瓦坎达特供mini军火,偶尔还会承担起帮助Steve训练反应速度的责任。
  虽然Steve在sam和clint经常性如“他整个坨都鼓了一圈啊队长你是不是喂的太多了”、“哦马上就快赶上冰箱里那只了,原来口巴口即是这样炼成的!”这样的嘲讽中存活,但是也有一点点担心bucky发现自己的腹肌不见了以后会悲伤到想死。
  思考这个问题没三秒Steve看了远处的……五短团子一眼,惊觉就算想来个兄弟间的友爱摔跤自己也没办法和冬坨干点什么——这不是一个当量的怎么训练啊,还是让吧唧先好好享受一下休闲的时间吧。
  打着打着Steve的思路又歪到bucky就算变成了团子也总能明白自己的想法这样有默契的事上了,虽然bucky从来不会按他的想法做但是至少还是懂的就很好了不是吗?Steve乐观得想。
  在Steve把一堆乱七八糟的思路整理好以前,日常的生活在这一刻结束了。
  在natasha走进训练室丢给Steve一打文件以后,Steve一边感叹“平静的生活过得真快”一边看警惕地瞪着红发特工的冬坨,内心中充满了不乐意。
  可惜就算Steve不是美国队长,他也是一个能让bucky追随的正义感爆棚的布鲁克林小个子。
  “就算你不去,我们也可以搞定。”natasha看着美国甜心能夹死苍蝇的脑门,友善地提议。
  “不……nat,我无法忍受队友在前冲锋陷阵,我却在这里什么也不做的感觉。”Steve继续皱眉,接住了弹过来往他口袋里钻的冬坨,在冬坨愤怒地注视中对他说:“嘿……buck,你不能跟着我出去,我知道你可以战斗……但是我不能冒险,你能在医疗室里陪着bucky吗?我很快就会回来。”
  冬坨听到Steve的话后停止了试图从他手里跑出去的动作,身体僵硬地任由Steve捧着他往医疗室跑。
  Natasha旁观全程,在Steve离开后也开始找地方换战斗服。
  火急火燎跑到医疗室的Steve却在bucky的冷冻仓附近看到了一台奇怪的仪器,没时间仔细观察Steve简单地给冬坨就地取材做了一个小房间,通知了黑豹冬坨在医疗室以后,Steve看了看似乎在生气并且不知道什么时候把面罩又戴上了的冬坨,有些头疼:“buck……我很快就回来,你可以自己在这里玩玩的,你也可以和buck……我的意思是和大的bucky聊聊天之类的。”
  “……不管怎么说,buck,等我回来。”Steve靠近跳到那台新仪器的冬坨,轻轻地戳了戳连护目镜都戴上的团子,才用四倍的行动力逼着自己离开了医疗室。
  冬坨趴在忽然开始闪烁的指示灯旁边,气息冷冽,在面罩的保护下思考如何达成Steve交给他的任务。
  然而当冬坨无视了闪得越来越快的指示灯,移动到了冷冻仓前认真思考“玩玩”和“聊天”的含义时,伴随着“boom”,那台很迷的仪器似乎爆炸了。
  任务模式的冬坨冷静地掏出了榴弹发射器,瞄准了那一大团遮蔽视线的烟雾。
  然后冬坨在准备开枪射击那个即将冲出烟雾的影子时,一个听上去音调变了但是似曾相识的声音让他非金属的手一抖,射偏了。
  伴随着小范围的爆炸,那声尖细的“bucky!”却被冬坨捕捉到了,还有那个冲到眼前并且撞在自己身上的一团蓝色。
  shit!who the hell is bucky!你这个讨厌的金毛!——脱离了任务模式愤怒的冬坨

评论(9)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