鸢酱

【盾冬】如何饲养一只冬坨 3


Ch 3
  “cap,身为美国的象征,一定要有奉献精神,充满了爱与正义,为人民群众做出榜样,才能blablabla……”sam正对两手护在胸前、面色如临大敌的美国甜心滔滔不绝地抒发宏图大论,并且不断逼近,试图让他就范,“cap!你拒绝不了我们!你有什么理由拒绝我们!”
  Team cap 的其他人一致的点头,表示自己的赞同,对Steve露出“不要闹了美国队长很失望”的表情视而不见。
  Steve保持老母鸡护胸的样子躲开sam伸过来的手,在natasha和clint的哈哈大笑中严肃地对猎鹰说:“sam!吧唧不喜欢陌生人!你忘记你的翅膀了吗?”
  ……cap你之前明明一直说什么“sam我家吧唧不是故意的那个时候他有点混乱所以他才撕掉了你的翅膀你能不能忘记这件事”这样的话,真是太会改变政策了。
  “也许他很有攻击性吧,但我不会和他打的Steve,我现在看着他只想揉揉他的脸啦~~~”sam表示自己不会和一只坨计较,特别是一只只有手掌大还瑟瑟发抖的坨。
  ……你见识一下他拿微型榴弹枪往你脸上射的样子就不会这么说了。黑豹叹气,并不想理会这群团子控。
  时间回到十分钟前。
  在所有人好奇加威胁的眼神中,黑豹用自己最清晰最快速的方法对试图用眼神使自己惭愧致死的Steve解释了来龙去脉:“我的意思是,巴恩斯的大脑里有一套控制装置,我们尝试使用了这个以前无意发明功能应该是分离脑中一部分意识并且将这部分意识转变为更容易控制的其他形态物质,但是实验没有任何反应,我们都认为失败了,巴恩斯也放弃这种方法了,但是今天早上装置中出现了这个”,指被Steve捂着的冬坨,“我刚进来就被他用装着榴弹发射器的M4卡宾枪打了几下,然后被几把戈博一把蝴蝶刺戳了几下,只好穿上作战服,然后又被p226手枪和cop 357射……”
  “stop!Language!”Steve制止了黑豹再展示自己除了身为一个国王身为一个战士也有多么称职,“你可以不要在吧唧面前说这些东西了吗?他很难受。”
  “……”愚蠢的恩爱狗。黑豹冷眼看着Steve开始轻声细语哄在他手里缩成一团但是从他开始报攻击自己的武器名就抖个不停的冬坨,而冬坨明显不领情,伸出金属那只爪子把靠近自己的Steve那张大脸推开。
  虽然按照那个动作的狠劲来看应该是想狠狠给Steve足以打断鼻梁的一拳的。
  冬坨感觉自己受到了伤害,身心上的。
  先是在一觉起来清醒时身边即没有维护人员也没有长官,装备齐全地像是要去暗杀美国总统,但是却只有空荡荡的屋子,听话地待在原地等待这一次唤醒他的长官过来派发任务,却等来了一个很迷的黑人还有白大褂。
  不要小瞧九头蛇第一杀手的智商好吗!就算洗脑洗得常识啊记忆啊都碎成渣了,在九头蛇工作了四舍五入可以算百年的冬坨也可以分辨出来对面那个黑大个绝对不是组织的人!
  瞧瞧,眼神一点都不对!没有充满了征服世界的欲望!也没有看到第一武器的赞赏和欣慰!认为组织是被敌人入侵了的冬坨开始反击,先给对面来了几颗榴弹,被狼狈地躲开了。
  比较了一下距离,冬坨放弃了笨重的榴弹发射器,选择了看上去就比旁边那个白大褂不好对付地多并且已经靠近了他的黑大个开始丢刀子,然后抓住时机跳过去试图几刀解决他。
  然而划开喉咙的场景并没有出现,一方面是因为黑豹装备上了作战服,另一方面则是现在只能眼睁睁看着他戴上头盔的冬坨……体型上没有优势,那把十分锋利但就算没柄而入也扎不到大血管的小刀根本就没什么用啊。
  冬坨选择还是远程作战,拿出cop和p226开始使劲攻击,却在绕着黑大个现在是大黑猫打了好几轮子弹都没有了还是没有打出什么成效的悲剧中掏出了蝎式冲锋枪,还没有扫几下,门打开了,这次进来了一个金发大胸。
  看到金发蓝眼睛冬坨就反射性地开始头疼,虽然他并不记得为什么头疼,而这个金发大胸也十分过分,进门就大喊了一句不知道什么鬼声音太大根本听不清楚只听到“bucky”一个词的句子。
  Who the hell is bucky!?冬坨认为自己不是,也不想承认这是在称呼那个大黑猫,头也更疼了,感觉心里燃起怒火,为了掩饰自己刚刚并没有被触动,索性给了金发大胸警告的几枪。
  而金发大个子——真的是大个子——完全没有收到冬坨的警告,反而拿着一个愚蠢的棍子靠近自己,然后就开启了一场混战。
  然后冬坨就非常、非常、非常耻辱地,简直是职业生涯之耻地被抓住了,甚至摘下了面罩,还是被抓了。
  再然后冬坨试图逃跑却又被抓,看到了吓死坨的恐怖片脸,被吓到尖叫,还强行征用了一个乱喊别人“bucky”的金发大胸碧眼变态的手作为安全屋——这简直是一场令他身心受伤的战斗,输得太彻底。
   最烦的是,自己正在为丢掉了的用完子弹或者还有几颗子弹的小伙伴们默哀并且试图不改变位置艰难地从身上各个隐秘的地方掏出新的武器时时,安全屋的生理上主人情绪越发激动,甚至于把脸凑到缝隙试图用脸吓死自己。
  近距离被强迫观察了美国队长满脸的绒毛后冬坨炸了,冲过去对着他的脸来了一拳,但是印象中应该打飞这个人至少也要打断他的鼻梁骨的拳头靠近金发大个子时却变成了软绵绵酷似撒娇的轻推。
  讨厌啦,拿小拳拳锤你鼻梁……什么鬼啊。
  ……!Shit!这个金发对自己做了什么!我控制不了我自己了!我是不是病了!我是不是要死了!冬坨不可置信地看了看自己的团子爪,然后又抬头看了看那张被打了也笑得傻乎乎的脸。
  ——QAQ你不要再靠过来!
  冬坨看着被“打”开的金发大个子再一次凑了过来,从指缝里“恶毒”地打量他,只能蜷缩起身体,试图把头埋在爪子中。
  ——今天真的好痛苦!   By  欲哭无泪的冬坨。

—————————————————————想象一下五短团子抖来抖去试图从身上掏出各种装备的样子orz
 

评论(8)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