鸢酱

【盾冬】如何饲养一只冬坨 2


ch2
  如果给Steve一个机会,他会选择给那个同意让吧唧进入什么愚蠢的、该死的冷冻舱的昨日那个Steve一拳,然后第二天会出现一只冬兵团子。
  如果给Steve一个机会,他会选择给那个在冰块里自怨自艾不知道吧唧还活着的Steve一拳,然后七十年后会出现一只冬兵团子 。
  ……管他什么情况反正现在出现了一只冬兵团子。
  ……bucky变成团子了。
  ……团子。
  ……nooooo!
  ……我可能只是疯了。
  "……这是bucky?"steve的声音中透露出了一丝不可置信。
  天哪!拜托一定要否定我!Steve认为自己可能不是很理解手上这团软绵绵、圆滚滚、比一只智能手机还要小一号并且还在手上扭来扭去的团子和正在冷冻舱里冬眠的吧唧有什么必然联系。
  "……从某一方面来说,他确实是巴恩斯。"黑豹的胃开始痛,有人能教他一下怎么安抚一只炸毛的团子还有因为无法接受这种迷之设定所以一脸崩溃的美国队长吗?
  "……"Steve飞快的调整了一下手上的抓握方法和力度,把挣扎中的团子用两只手保持在不会造成太多不适的状态中,开始低头细细打量。
  冰冷但是非常小的金属小爪子,有点像Steve床头上的吧唧熊,没有五指只是个小团;凌乱的棕色半长发(加上爱心状的呆毛)还有那个好久没看到的口罩和黑色作战服;最重要的是……此时正通过指缝恶狠狠地瞪着自己的水汪汪的绿眼睛……
   NOOOOOOO!
  为什么吧唧变成了两年前冬兵形象的团子!
  为什么吧唧又不认识我了!
  为什么不认识我了!
  不认识我了!
  NONONONONO!
  "cap,你冷静一下!不要胡思乱想!"黑豹蛋疼地看着美国队长的表情从疑惑到凝重,从凝重到悲伤,再从悲伤到痛苦……试图让脸色苍白嘴唇发抖但还是牢牢抓着似乎扭得累了不再大幅度挣扎的冬坨的美国队长恢复理智。
  "……不认识我了"Steve呆滞地望着黑豹。
  "不,他还是认识你的!这只是……"
  "……不认识我了QAQ"
  "等一下你不要激动先听我说完……"
  "不认识……啊!"Steve的怨妇脸因为疼痛扭曲了,本来气喘吁吁缩在他手里的冬坨已经摘下了面罩,狠狠一口咬在Steve的手指侧面,"bucky!no!"
  黑豹眼疾手快地从附近拿了个看上去很结实(因为在之前的打斗还顽强地存活了)的透明箱子,把刚开始从Steve手上自由落体的冬坨接住并且在他跳起来逃跑之前扣上了盖子,冬坨砸在了箱壁上,发出了生气的呼呼声。
  话说回来这个五短团子怎么做出的空中扭腰弹跳动作?他好像没有腰了吧?黑豹死死按住盒盖把盒子塞给Steve时想。
  "no!bucky!no!"Steve一副看到吧唧被九头蛇虐待时的表情,手忙脚乱试图用声音阻止在小箱子里开始不断用小短手击打箱壁的冬坨,然而Steve的喊叫并没有什么卵用,蛛网状的裂纹还是从冬坨攻击的地方开始扩散了。
  在黑豹重新拿过来一个新笼子之前冬坨一个大力的冲撞,成功在被关押五秒内越狱。
  “啊啊啊bucky!!!”成功用几块碎片糊了Steve一脸但仍然被队长再次抓住的冬坨气愤急了,试图扭转身体咬Steve的手指,美国队长一边为在他脸上撞成渣的(和他现在的玻璃心状态一样)碎片悲伤了十分之一秒一边尝试寻找什么东西安抚暴躁的冬坨。
   正在Steve手掌中扭动,并不停试图在长着老茧还非常坚硬的手心上咬一口的冬坨听着这个如果分级一定属于s级任务目标的金发大个子惨叫连连,嫌弃地哼了一下,准备在另一个大黑猫过来之前跑掉。
  但是……已经将大半个身子还有危险的左臂挤出了密闭空间的冬坨停下来,有些疑惑地嗅了嗅——熟悉的血腥味在离自己非常近的地方,抬起头,眼中就只剩下那个金发大个子满脸血狞笑着的样子。
  !!!!!冬坨的小心脏忽然用力地跳动了一下,就像被什么东西砸中了一样,一种酸涩的感觉伴随着受惊后的恐惧一齐从心口蔓延而出,熟悉而又陌生,就像曾经拥有却被迫忘记的东西再次出现一样。
  冬坨无法分辨这种感觉到底有什么重要的意义,但却感受到了强烈的危险——有什么东西会改变他,让所有的事情变得更加糟糕,更加混乱……更加令他无所适从。
  “bucky!你还好吗?!”Steve发现差点逃脱的冬坨忽然僵住了,脑子里闪过千万种乱七八糟的负能量想法,努力露出一个安抚的笑,“你不舒服吗?!”
  可惜Steve精神太过紧张完全没有感受到自己那张本应该充满着正义的脸现在流着的细细血流,露齿一笑有多么可怕,冬坨的反应明确代表了正常人这时候会有的反应——“Hydra!”
  “……!”Steve呆滞地看着手上的冬坨惊恐地抽动了一下,然后软绵绵地喊出了一个令他快要心肌梗塞的词语。
  Steve青白交加的脸色配上淅淅沥沥的血迹在受惊的冬坨眼中更加可怕了,发现自己被握地更紧以后冬坨再一次发出了正常状态时令他十分不齿的尖叫:“Hydra!Hydra!”
  ——啊啊啊这个金发好可怕!他会不会吃了我!
  Steve这一次也想装作听不清楚,但尖细的声音就是十分清晰地传进了他的耳朵,而不巧这个发音他曾经听过很多人说,这个词语他也十分熟悉,大脑已经自动翻译了,鼓起的肌肉就是回应。
  在感受到握住自己的金发泄露出的杀气后,本来会选择死磕到底同归于尽的冬坨却不受控制地往Steve手心缩了缩,把原本探出来的半个身子又藏了回去,在光线不充足的凹陷中发抖。
  ——他要吃掉我怎么办怎么办……冬坨瑟瑟发抖,却把脑海中叫个不停“在他吃你以前先下手为强”的声音踢到一边,迷迷糊糊地不想再看到金发身上再出现什么流血的伤口。
  挣扎了一下,冬坨把这个金发裹得很严实的手中空间作为了自己的安全屋,无视了这双手可以把他握住送到巨人的嘴里,可以捏碎他的事实。
  在听到某个阴魂不散的组织的名字后,Steve控制不住地愤怒了,但很快就收敛了情绪,开始担忧此时缩在自己手中的冬坨到底怎么了。
  Steve抬头示意一旁没什么用处帮不上忙的黑豹,黑豹松了口气,伸出腿想要靠近Steve,却被打断了动作……
  “cap!发生了什么!”紧随猎鹰而来的是一大群Steve的小伙伴,他们纷纷扫视着乱七八糟的屋子还有Steve看上去狼狈不堪的脸,然后又看了看黑豹疲倦的样子,露出了迷之笑容。
   "……no,听我解释。"黑豹翻了个白眼,无视了复仇者联盟那些充满了不怀好意的眼神。
  Clinton给了他一个不用解释了我们都懂的眼神。
  Steve把手放在胸前,一副带小孩的老母鸡护崽样,十分严肃正经地注视着T`challa,同样无视了小伙伴们愈发诡异的目光:"你确实应该把这一切都仔细地说明一下了,国王陛下。"

评论(6)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