鸢酱

【盾冬】如何饲养一只冬坨 1

ch1
  2017——瓦坎达王国
  "嘿,buck,你真的要这么做吗?"Steve看着失而复得的友人,努力想要表现出对他的决定的支持。
  "Steve,你知道的,这对大家都好。"bucky安抚地对看上去沮丧地像一只落水大金毛的美国甜心说。
  "如果你坚持……我可以理解。"Steve身上的黑色快填满医疗室了。
  不!我不想理解!我不想再让你进什么该死的冷冻舱!
  "哥们……我就知道你会站在我这边"bucky露出了复杂的笑容,"我不能看着你的背后了,但是你有了新朋友。"
  "你是说Sam?他是一个很不错的人但是……"但是你和他们不一样!不一样!美国队长在心中呐喊。
  "他会比我做的更好,至少不会让你被钢铁侠打一顿。"bucky侧身躲开Steve伸过来的手,走向冷冻舱,医师站在一旁。
  "晚点再见啦,哥们。"bucky进入冷冻舱,无视了Steve的黑脸。
  "……"
  Steve悲伤地凝视着冰霜中的bucky,在医师怜悯的眼神中痛苦地走出了医疗室。
  为什么bucky还是要进入冷冻舱,而不能享受他应该获得的生活?他甚至没有时间告诉bucky他在二十一世纪生活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和bucky一起抱怨现代人的许多不良爱好,就忽然收到了bucky的通知。
  这是一个bucky决定的通知,而不是什么"Steve我们商量一下",而Steve也很清楚,虽然大部分熟识的人都已经知道了美国队长是一个十分、十分固执的人,但美国队长本身知道和固执的小个子站在一起的棕发好友一旦做出决定也没有人能够改变。
  "cap。"瓦坎达的国王出现在附近,Steve控制住自己失魂落魄的精神,努力做出复仇者领袖沉稳又睿智的样子:"你好,国王陛下。"
“你真的确定要这么做?”黑豹思考着要不要提醒美国队长他的脸上满是“啊啊啊  我要把吧唧从那该死的冷冻仓里拖出来谁也不要阻止我”这样的弹幕。
  “这是Bucky的决定,我会支持。”Steve露出了咬牙切齿的笑容。
  不!我只想把吧唧从那个该死的机器里挖出来!
  “……好吧,既然你这么确定。”黑豹挑眉,默默叹气,十分不想理会这种在不应该出现的地方出现的“民主”。
  “谢谢你做的这一切,国王陛下。我需要和clint他们谈谈。”Steve叹气,有些无礼地不等黑豹有所反应就用四倍的行动力往外面走去。
  “……我应该说不用谢吗,而且鹰眼他们在这边啊。”黑豹心情复杂地看着美国队长在相反的方向越行越远。
  Steve保持着低落的心情回到了自己的卧室,躺在床上试图让刚经历了一场“强行从超能力者监狱抢人受伤了并且一回来就看到吧唧抛弃了自己所以更加受伤”的战斗的身体休息,却发现自己脑子里满是吧唧。
  七十年前对他笑得春光灿烂的吧唧,两年前对他使劲家暴的吧唧,还有不久之前圆了一圈但是在Steve眼中更加可爱试图保护自己的口巴口即……等等是不是有什么地方不大对劲?
  不停纠结的Steve最后在对吧唧抛下自己的怨念和汹涌而出的心碎声中进入了梦乡。
  但是在梦里他可没想到第二天自己的碎成渣的小心脏就会被反过来糊了自己一脸——好吧,身为一个思维固化年龄近百的老冰棍,他不可能想到还有这么迷、或者说这么有毒的事情发生。
  早上,因为昨晚太过悲伤耗费了大量的精神力的Steve第一次在太阳晒屁股的情况下痛苦地爬了起来,要知道让美国队长没有规律地天刚亮就出去晨跑反而是逃避现实一般赖在床上,是一件很不科学的事情。
  如果睡死了就不用面对只有自己还在活动(没有吧唧)的世界了,但是……如果不起来就看不到(冷冻仓里的)吧唧……Steve天人交战了0.1秒果断翻身下床准备冲到医疗室——这可是四倍的决断力,现在没有人能阻止他第一个冲到吧唧面前迎接新的一天。
  然而事实并没有像美国队长想的那么简单——进入医疗室然后在吧唧的冷冻仓前面交流一会(也就几个小时)然后补充能量继续和吧唧进行灵魂上的沟通这种十分日常又简单的事——或者说没有他想的那么凄凉和神经病。
  难道在一个冬眠的人面前叨逼叨几个小时(试图弄醒他)不是一件神经病的事吗?!Steve丝毫没有认为已经规划好了的未来“日常”有什么不对。
  当穿着便装虽然没有带上可以说是本体的盾牌但沉浸在“要看到吧唧了”的兴奋中的美国队长靠近医疗室时,四倍的听力和直觉就开始警告他——从医疗室里传来的乒乒乓乓的声音绝对是不正常的、不可能的——除非是吧唧醒了然后发现了什么令他惊恐的东西。
  所以Steve的心中一瞬间燃起了怒火——谁!敢动(我的)吧唧!
  Steve用完成任务的果断撞开了医疗室的门,抓紧了刚刚随手抓的扫把棍,大吼:“bucky!不要害怕!我在这里!”
  莫名其妙的本来吵吵闹闹的医疗室突然冷场了。
  然后一溜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东西从远一点的地方射了过来,准确地打在Steve脚前面,一排整齐的小火花爆出来,Steve却没有机会仔细思考这些似乎像缩小了N倍的子弹到底是什么东西,而是选择注视着bucky的冷冻仓。
  很好——冷冻仓没有破损,也没有什么工作不正常的迹象,冰霜中bucky的脸也没有什么痛苦的表情——那么这乱七八糟的是什么情况?!Steve摆出了防御的姿势,开始观察一屋的狼藉。
  T’challa穿着黑豹的战斗服,利爪没有伸出来,但是从肌肉线条来看他很紧张;地上凌乱的丢了破碎的一些不知道是什么的仪器尸体;医师躲在远一点的角落……这就很奇怪了,既不是九头蛇也不是tony来了,黑豹在和什么人战斗?
  Steve正要开口询问,黑豹却反应过来对他吼道:“捉住他!”
  ——what?捉住什么!?
  Steve茫然地回视黑豹,想到了奥创和佐拉这样数据化的敌人,然后他的视野里那只看上去毛茸茸黑漆漆的一个手机大小的应该是个玩具的团子弹了起来——真的是字面意义上弹了起来——银光一闪,一道银线带着破风声撞在了黑豹的振金拉丝作战服上。
  “shit!Cap!”黑豹烦恼地伸出手试图抓住那个掏出了一把超级mini以至于看上去是个玩具的蝎式冲锋枪并且正对着他突突个不停的团子,却不敢用尽全力去攻击团子,“help!”
  ——看上去黑豹放水了,不可能连这么一个也许是loki这样的恶作剧之王或者科技天才stark之类的家伙弄出来的团子都打不过。Steve冷静地分析了一下,扔掉了扫把柄加入战局。
  团子灵活地在几个大件废墟上弹来弹去,Steve的四倍视力也只能勉强看到一个黑色的团团还有一点点棕色在移动,而且团子身上的武器装备十分精良——Steve抓过随便什么的仪器残骸挡住了mini掌心炮的攻击,继续冷静地分析。
  不可以伤害到他,但是应该可以靠握力把它整个控制住。Steve看着黑豹缩手缩脚的动作,终于抓住团子射完了子弹,开始往门口也就是Steve所在地逃跑的空档把团子握住了。
  “……!”团子攻击力在他的档位一定是十分逆天的,但还是抵不过不是一个体系的黑豹和美国队长的联手捕捉,只能在Steve手中用力挣扎,却被Steve牢牢控制在手中,不停发出气喘声。
  这个小团子很软。
  Steve扣紧了挣扎中的小东西,觉得他大概是自己捏过的最软的东西了,虽然侧面好像有一个硬硬的凉凉的东西,但是整体而言Steve有点担心他是不是像一只包子会被捏出馅。
  Steve调整姿势把团子握住手里,比较随意地扫了一眼,毕竟研究奇怪软团子这种事跟他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关系……
  !!!!!!!!
  Wait a moment!他冷静不了了!
  No!!!!!!
  Steve痛苦地闭上眼,然后又睁开,无视了黑豹同情的目光,哆哆嗦嗦地看着手上的团子,嘴巴张长了“o”形,然后又闭上,目瞪口呆了半响,才颤抖着声线对着团子说:
  “bucky?!”
  团子愤怒地瞪了他一眼,脸上的表情仿佛在说“who the hell is bucky”。
“bucky!!!!”
  nooooo!!!!!

评论(11)

热度(143)